游客发表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过,我已经明确地拒绝他了。他要来,我能把他赶出去吗?我可不是憾憾啊!"她的脸红了。 他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发帖时间:2019-09-25 13:53

  他没有理由不这么做,你这但他没有这么做。

五个月后,意思我说过安迪问我能否替他把丽塔·海华丝给弄来。我们这次是借着礼堂放映电影的时候谈生意。现在我们一周可以看一两次电影,意思我说过以前一个月才看一次,通常放映的电影都含有浓厚的道德启示,那次放映的电影《失去的周末》也不例外,警告我们喝酒是很危险的。这样的道德教训倒是令身陷囹圄的我们感到有点安慰。现在,,我已经明我能把他赶他除了要担心压在巴克斯登石头下的那把钥匙外,,我已经明我能把他赶还得担心某个力求表现的新警卫会掀开海报,发现这个伟大的工程,或是突然住进一个新室友,或是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以后,突然被调到其他监狱去。接下来八年中,他脑子里一直得操心这么多事情,我只能说,他是我所见过的最冷静的人之一。换作是我,在所有事情都这么不确定的情况下,我早就疯了,但安迪却继续赌下去。

  

现在还有一些杂志会刊登长的小说——《大西洋月刊》和《纽约客》特别同情写出三万字小说的作者所碰到的出版问题,确地拒绝他不过这些杂志并不特别欢迎我写的故事,确地拒绝他因为我写的东西比较平淡,文学性不太强,有时又太冗长累赘(虽然要我承认这点是非常痛苦的事)。现在轮到我了,了他要来,我再也忍不住,了他要来,这一整天——喔,不,过去这三十年来的压抑终于爆发了,我开始大笑,笑得抑制不住,自从失去自由后,我还从未这么开怀地笑过。我从来不曾期望困在灰墙中的我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真是过瘾极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九五〇年五月中发生的事,出去吗我这件事结束了安迪和那些姊妹之间持续三年的小冲突,出去吗我而他也因为这次事件终于从洗衣房调到图书馆工作,他在图书馆一直待到今年初离开这个快乐小家庭为止。

  

不是憾憾献给拉斯和弗洛伦斯·多尔她的脸红献上我的爱与祝福

  

想象有多少个夜晚,你这他清醒地躺在床头贴着的海报下,你这思索着污水管的问题,心里很清楚这是他惟一的机会?他手上的蓝图只能告诉他这条管子有多大和多长,但无法告诉他管子里面会是什么状况——他能否一路爬过去,而不会窒息?里面的老鼠是否又肥又大,会毫无惧色地攻击他?蓝图更不会告诉他污水管的尽头是什么状况。比安迪获准假释更滑稽的情况是:万一安迪钻进污水管,在黑暗和恶臭中几乎不能呼吸地爬了五百码后,却发现尽头是一堵厚实的铁栅栏的话,哈,哈,不是太好笑了吗!

肖申克的禁闭室倒没有那么糟……我猜。人类的感受大致可分为三种程度:意思我说过好、意思我说过坏和可怕。当你朝着可怕的方向步入越来越黑暗的地方时,再进一步分类会越来越难。诺顿的脸先是变得如砖块一般红……然后颜色全部褪去。“你现在回到禁闭室,,我已经明我能把他赶再关个三十天,,我已经明我能把他赶只准吃面包和水,你的纪录上再记一笔。进去后好好想一想,如果你胆敢停掉这一切的话,图书馆也要关门大吉,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图书馆恢复你进来前的样子,而且我会让你的日子非常……非常难过。你休想再继续一个人住在第五区的希尔顿饭店单人房,你休想继续保存窗台上的石头,警卫也不再保护你不受那些男同性恋的侵犯,你会失去一切,听懂了吗?”

诺顿的目光落在琳达·朗斯黛的海报上。琳达双手插进后裤袋中,确地拒绝他回眸一笑,确地拒绝他上身穿了件露背的背心,皮肤晒成古铜色。身为浸信会教徒的诺顿看到这张海报一定很生气,我看到他狠狠盯着海报,想起安迪曾经说过,他常觉得似乎可以一脚踩进去,和海报上的女孩在一起。诺顿建立了一种“外役监”制度。你也许在十六、了他要来,七年前看过这类报道;连《新闻周刊》都为此写过专题,了他要来,听来似乎是狱政感化的一大革新。让囚犯到监狱外面伐木、修桥筑堤、建造贮藏马铃薯的地窖。诺顿称之为“外役监”,而且应邀到新英格兰的每个扶轮社和同济会去演讲,尤其当他的玉照登上《新闻周刊》之后,更加炙手可热。犯人却称之为“筑路帮派”,但没有一个犯人曾受邀到同济会或扶轮社去发表他们的观点。

诺顿冷冷一笑,出去吗我“我认得他。”他说。诺顿命令他,不是憾憾声音之大,整个监狱一定都听得一清二楚。但是高亚不肯进去。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