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发表

"从今以后,我和爸爸的关系就只有三十元钱了!" 辛医生沉郁着脸说

发帖时间:2019-09-25 12:49

  辛医生沉郁着脸说,从今以后,走吧,抓紧时间赶路。

你们的父亲真的是那样,我和爸爸从此,我是说从那以后到他去世,他再也没说过那句话,那句让他和我都脸红的话。你们的父亲正像歌里唱的:关系就向着最后的胜利,关系就向着全国的解放。重庆解放后,他们很快又打响了成都战役。成都战役告捷后,大规模的解放战争在中国大陆上算是告一段落了。或者说,燃烧了几十年战火的中国大地,终于安宁下来了。

  

你们的父亲直直地看着我,三十元钱一脸严肃。他说小白你听好了——自打我们认识起他就叫我小白——有句话我一直想告诉你。你们的父亲琢磨着,从今以后,解放台湾和海南岛,肯定是三野和四野的事,解放西藏恐怕就是非他们二野莫属了。你们的父亲自我们结婚后,我和爸爸心情一直很好,我和爸爸脸上总是晴朗着。王政委开玩笑说他年轻了10岁,像个毛头小伙子一样。他也只是乐。他对所有的玩笑都不恼,只是乐。

  

你们的父亲嘴硬,关系就说,无所谓就无所谓,只要有兵带。说句摆老资格的话,他们个个都是我的孩子,就算一辈子没老婆,我也不亏。你们的父亲坐在床边闷头抽烟,三十元钱没有一张椅子,三十元钱他只能坐在床边。所谓的床,也不过是地铺。他那么大个个头,坐在那儿卷曲着,看着都难受。我打量了一下房间,一看就知道这是藏民的牲口房,屋子里还有牲口的气息。这没什么,只要能避风雨,什么地方我都能……

  

你们都进过西藏,从今以后,你们差不多都是飞进去的。从成都起飞,从今以后,到贡嘎机场降落,航程是2个小时,不过是打个盹儿的时间。如果你们不打盹儿,从飞机的舷窗上往下看,哪怕只看一眼,你们就会看到那些一座连着一座的高山。那些高山,它们无边无际,千万年地沉默着。它们自己都不知道它们有多高,有多壮观。它们大多终年积雪,亘古没有人烟。

你们都知道二郎山吧?就是歌里唱的那个,我和爸爸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欧木军已经习惯于服从父亲了。他比其他几个子女对父亲在敬畏之外更多一重尊重。因为他15岁当兵时,关系就父亲还是他的上级。父亲做他的上级做了20多年。父亲的威严远近闻名。他对他的怕不是一般人的怕,关系就准确地说是敬畏,还有几分崇拜。

欧木凯从小峰的团里赶回自己的团,三十元钱已是深夜。欧木凯大踏步地走,从今以后,一路上有下级军官向他敬礼,从今以后,他像没看见一样只顾往前走。这些下级军官们感到很意外,他们的团长怎么啦?他们的团长匆匆地往前走,只想尽快地爬上山去,尽快地站到那块石头上去。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的泪水。除了大山,大山是他的知己。他噌噌噌地爬上了山,站到了那块他常常站立的巨石上。一站上去,泪水就急不可耐地涌出来。

欧木凯连连说不用,我和爸爸自己就去了卫生队。医生一量体温一查血,我和爸爸不由分说地给他挂上了葡萄糖盐水,医生说他现在的状况再不控制就该成肺水肿了。欧木凯一边说别吓唬我,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地躺到了床上。这边输着液,那边他就睡着了。他实在是太疲乏了。欧木凯跳上三菱越野车后,关系就对司机说了声去军区,就再也不吭声了。

随机阅读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